大巴灵顿宣言

作为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科学家,我们对现行的COVID-19政策对身体和精神健康的破坏性影响感到严重关切,并推荐重点保护法。  

我们来自世界各地,既有自由派,也有保守派。我们的职业都是致力于保护大众。当前的封锁政策无论在短期还是长期,都对公共健康产生了破坏性影响。结果是,儿童接种率降低、心血管疾病恶化、癌症筛查减少和心理健康恶化,这些都会导致未来几年更高的死亡率,也会让工薪阶层和年轻人成为负担最重的群体。并且让学生不能在学校上学是非常不公平的。 

如果到有疫苗才终止这些措施,将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,而贫困人口受到的伤害则尤其严重。 

幸运的是,我们对病毒的了解日益增多。我们知道,老年人和体弱者的COVID-19死亡率比年轻人高一千倍。而且,COVID-19的危险性对于儿童来说更是低于其他很多危害,包括流感。 

随着人们的免疫力增强,所有人(包括弱势群体)的感染风险都会下降。我们知道,所有人群最终都将获得群体免疫力——即新感染率保持稳定——这可以通过疫苗,但并不依赖于疫苗,来协助取得。因此,在我们获得群体免疫之前,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尽量降低死亡率和对社会的危害。 

最富有同情心的做法是,平衡群体免疫的风险和利益,也就是说,使死亡风险最小的人正常生活,让他们通过自然感染增强对病毒的免疫力,同时加强保护处于高风险的人,我们称之为重点保护。 

采取措施保护弱势群体应该是应对COVID-19的公共卫生措施的主要目标。举例来说,疗养院应聘用具有获得免疫力的员工,并经常对其他员工和所有来访者进行PCR测试。人员轮换应尽量减少。在家居住的退休人员应让人把杂货和其他必需品送到家里。他们应该尽可能地在室外而不是在室内与家人见面。可以列一个全面详尽的措施清单,包括针对多代家庭的方法,并且这些措施完全是公共卫生专业人员能做到的。 

那些非高危人群应立即被允许恢复正常生活。每个人都应采取简单的卫生措施,例如勤洗手和生病时在家休息,以降低群体免疫的门槛。学校和大学应该进行面对面的教学并恢复课外活动,例如体育运动。低风险的年轻人应该正常工作,而不是在家工作。餐馆和其他商家应开业。应该恢复艺术、音乐、体育和其他文化活动。高风险人群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参与这些活动,而建立了群体免疫力的人可以去照顾弱势群体,这样整个社会都会享有健康保护。 

该声明于2020104日,在美国大巴灵顿,由以下人员撰写并签署: 

Dr. Martin Kulldorff, 哈佛大学医学教授、生物统计学家、流行病学家,在检测和监测传染病暴发和疫苗安全性评估方面具有专业知识。

Dr. Sunetra Gupta, 牛津大学教授、流行病学家,在免疫学、疫苗开发和传染病数学建模方面具有专业知识。

Dr. Jay Bhattacharya,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、医师、流行病学家、卫生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政策专家,主要研究传染病和弱势群体。

Translation by Hedy Chen & Yali Trost